| 加入桌面
 
 
当前位置: 清远企业网 » 资讯 » 行业综述 » 乐视酷派携手向西 身家被冻结的贾跃亭要如何生态化反?

乐视酷派携手向西 身家被冻结的贾跃亭要如何生态化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7-06  来源:清远企业网  浏览次数:55
一个欠债丑闻不断,一个遭遇巨额亏损,乐视和酷派这一对难兄难弟目前在国内手机市场的站位,恐怕是要成为“传说”的节奏。

乐视酷派携手向西 身家被冻结的贾跃亭要如何生态化反?

乐视酷派携手向西 身家被冻结的贾跃亭要如何生态化反?

  继12亿元资产被冻结后,7月4日乐视又爆出一枚重磅炸弹,乐视及贾跃亭被银行冻结了价值159.3亿元的股票。如此巨额的资产冻结,原因又是乐视手机业务惹的祸。根据乐视网发布的公告可以看到,“本次股份被司法冻结,系因贾跃亭为乐视手机业务融资承担个人连带担保引发的财产保全所致。”也就是说,贾跃亭对乐视手机业务的痴迷,使得乐视危机进一步加深。无独有偶,7月2日爆出的招商银行提请冻结乐视及贾跃亭资产一事,主要涉及的也是乐视手机业务。而乐视控股方面对外界的回应,也很清楚地表明了乐视手机就是祸首。“招行申请的资产冻结,起因是一笔乐视手机业务融资贷款。”

  与乐视、贾跃亭的资产前景同样堪忧的,还有乐视旗下移动业务的市场表现。在最新的市场调研数据中可以看到,乐视和酷派这对难兄难弟正在上演“携手向西”的悲剧。乐视、酷派目前在国内手机市场的站位,恐怕是要成为“传说”的节奏。

  日前,第三方调研机构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发布了2017年5月的市场分析报告,报告的内容是根据覆盖全国25个省/直辖市/自治区221个城市,9842家线下手机实体店的销售数据统计结果计算。结果显示,2017年5月,中国大陆整体手机线下市场共完成销量3257万台,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了10.72%,环比4月增长了2.44%。从这个数字可以了解到,目前国内手机市场的销售情况比去年同期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再次印证了4G手机换机红利期已过,手机市场增速放缓。但比较好的消息是,今年5月的销售数字比4月有小幅增长。

  在这种背景下,手机厂商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不但要比拼硬实力,也要加强软实力的较量。在最新的2017年5月中国手机品牌销量TOP 20榜单中,能够看到软硬实力结合之后排出的新座次。5月中国手机品牌销量TOP 10分别为,华为、vivo、OPPO、苹果、金立、三星、小米、魅族、荣耀、美图;销量TOP 20的第11名至第20名分别是,中兴、乐视、酷派、长虹、糖果、乐丰、红米、朵唯、ivvi、赛博宇华。昔日的“中华酷联”只有华为还在第一阵营,与vivo、OPPO三个国产手机厂商组成新的组合,中兴、酷派已经被远远甩在身后;而号称超级手机的乐视,也已经被同样互联网基因的小米、魅族、荣耀、美图这四家厂商超过,痛失第二阵营的席位。同属乐视旗下的手机业务,二者都在面临被落下的局面。

  另外,从近一年时间的销售走势,也能看出乐视和酷派的双双下滑。根据第一手机界研究院的数据:酷派从2016年6月的国内手机市场的第7名,滑落至今年5月第13名;乐视从最高峰2016年7月的第7名,下降至第12名。也就是说,乐视和酷派一起被踢出了前10名,而且销售趋势还在持续下降。更加让人担心的是,5月国内市场线下渠道走量的77款手机机型中,包括华为 11款,vivo 8款,OPPO、金立、苹果、荣耀和糖果各6款,三星和中兴各3款,乐视和酷派却没有一款畅销机型。甚至连名不见经传的百合、欧奇都有1款畅销机型,不知乐视的手机业务负责人看到这样的数据心中会作何感想。

  而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已经给出了判断,“乐视和酷派的市场表现依然一路向西”。如果一直向西,乐视、酷派恐怕就要成为国产手机厂商中的“传说”了。一个负债累累,一个严重亏损,兄弟二人命已危矣。

  “酷派在产研、技术、供应链尤其是全球独创的近10000件专利积累,奠定了LeEco全球化落地的关键一环。”2016年6月,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之时,贾跃亭豪情满怀的在微博上说了这句话。在贾跃亭的想象中,乐视和酷派两个品牌能够帮助他的手机子生态快速落地。然而,一年后的实际情况可能是贾跃亭万万想不到的。面对如今的局面,贾跃亭也不得不在上次股东大会上承认,乐视非上市体系的资金问题比想象中更严重,汽车业务是首要因素,而手机业务就是第二因素。

  众所周知,自从去年乐视爆发了资金链危机以来,乐视大厦门外最常出现的讨债方就是手机业务的供应商。这个曾经创造不少奇迹的业务板块,如今却成了汽车业务以外,拖累乐视最多的一块。2015年至2016年上半年的超速增长,也已经随着乐视危机的爆发而终止。根据重庆商报的统计,乐视目前拖欠供应商货款已达到100亿元,其中拖欠台湾代工企业仁宝电脑17.94亿人民币,拖欠信利电子7.2亿元,拖欠豪声电子5200万元等。而这些欠款,是现在的乐视无法偿还的。面对众多债主的数次逼宫,乐视想出了债主转股东的解决办法。其中,信利国际旗下信利电子以7.2亿换取了乐视致新2.3438%的股份,成为乐视致新的战略投资者。这种办法看似渡过了危机,但依然不乐观:第一是愿意债转股的债主并不多,还有更多供应商需要乐视直面。第二是手机业务继续衰退,债主也没有了信心。仁宝前不久决定暂停7亿入股。以乐视手机目前的市场走势,让债主重拾信心真是太难了。

  与此同时,酷派的境遇也是前所未遇的糟糕。虽然不像乐视手机那样负债累累,但拖延了一个季度的2016年报迟迟不发布,也就预示着酷派的亏损已经超过了自身的预警。按照正常年报的发布时间,酷派应该在今年3月就公布2016年的整体业绩。然而,直到5月底,我们才看到酷派发布的2016年度业绩预告。报告称,期内酷派全面亏损42亿港元(折合36.8亿元人民币),高于酷派此前公布的30亿港元的亏损预警。屋漏偏逢连夜雨,酷派的亏损还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最严重的就是大规模裁员。此前有报道称,酷派中国区裁员已经80%,并且听说因为成本太高,北京总部要搬到深圳。不过,据了解,酷派总部是去年8月前后才从深圳搬到北京,至今也不满一年时间。

  贾跃亭的生态化反,刘江峰的改变世界,两个志气满怀的话题人物,如今都在手机业务上遇到了坎儿。而乐视手机的坎儿,根据目前的状况和二股东孙宏斌的态度,恐怕很难挺过去。至于酷派,也只能自求多福,最终能否实现刘江峰所期望的“活下来”,仍然存在很大变数。

分享与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热点文章